我是冯轩的姨妈何敏,我是林嘉茵

作者:外语学习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国际大咖说,本期节目我们有幸请到了康福国际教育集团董事长和凯博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博士,还有他的优秀学生代表张牧之同学和他的母亲。请三位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

近日,康福教育的董事长和北京凯博外国语学校的校长刘煜炎博士和他的学生冯轩以及冯轩同学的家长接受了国际教育大咖说的采访,以下是采访实录: 

  嘉宾:刘煜炎、林嘉茵

  刘煜炎:网友们好。

主持人:各位网友、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国际教育大咖说》。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凯博外国语学校的校长刘煜炎博士,和他的优秀学生代表以及学生的家长,请三位先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

  刘煜炎:康福国际教育董事长、总校长,北京昌平凯博外国语学校校长

  张牧之母亲:大家好。

刘煜炎:网友观众们好。

  林嘉茵:原101中学文科班学生,2013毕业于康福国际高中,2017年获美国杜克大学统计学和经济学双专业学士,2018年获麻省理工大学金融学硕士学位。

  张牧之:大家好。

冯轩:大家好,我是康福2018年毕业生冯轩。

  主持人:各位新浪网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国际教育大咖说》。今天我们有幸请到了康福国际教育集团和凯博外国语学校校长刘煜炎刘博士,还有他的优秀学生代表林嘉茵同学,请两位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

  主持人:刘博,我知道康福国际教育刚刚迎来了它的10周年庆典,这个活动不仅是让很多在读学生都很开心,也受到了很多毕业生、家长的关心,说明大家对康福国际教育十分关注。很多人说出国不只是第一步,出国之后的生活会更重要。您怎么看?

冯轩姨妈何敏:的朋友们好,我是冯轩的姨妈何敏。

  刘煜炎:网友们好,大家好。

  刘煜炎:的确像大家说的,我们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让孩子将来在社会上有发展。所以,出国去读世界名校不是我们的目的,是孩子继续追求他人生梦想的起点。在大学里,尤其是在民办大学当中,跟大学的教授们,跟这些大学的同学们再继续学习,还有课程的学习,使他们更能够适应未来社会的生活。尤其是国外的大学淘汰率比较高,需要学生在大学都非常艰苦地去学习,不像中国的大学,上了大学之后基本上都能毕业。所以,在国外上四年大学,可能会对一生的影响非常大。所以,我非常希望同学们到了大学之后能够继续前进,能够保持他学业的优秀,能够继续更好的学校或者是为走向社会迈出更重要的一步。

主持人:刘博士,我想问一下,最近康福国际教育集团在国际教育圈被很多人热议,因为这所学校是以“三多”而著称,这“三多”具体指的是名校录取多、逆袭生多以及跳级多,这是真的吗?

  林嘉茵:你们好,我是林嘉茵。

  主持人:据我所知张牧之同学已经是毕业了是吧?

刘煜炎:这个三多我还没注意到,第一次听你说。认真想了想还真是,我们学校每年的毕业生并不多,应该是60到90位之间。这些学生当中大概考进世界十强的学生,通常会占到一二十名,然后考进50强以内的学生大概60名,92%以上的学生都考进了世界一百强的学校。所以,你说的学生上名校多,如果我们考虑到世界上有3万多个大学,100强是3万所大学中的千里挑一,我们学校上名校的学生还真是多,不是多,是几乎全部都上了。

  主持人:刘博士,我们知道近年来北京的国际教育成绩非常好,特别是咱们康福国际教育集团,在这方面成绩斐然,培养出很多优秀的学子,去像牛津、剑桥、斯坦福这样的学校。但是比起被这些名校录取,很多家长会更加关心,学生们去到这些名校,是否适应在名校的学习和生活,以及他们后续的发展是怎样的呢?

  张牧之:对。

我也碰到家长反复问我,没上的上哪儿去了?我说没有不上的。如果世界上三万个大学当中,前一百所是好的学校,都上了呀,如果说三万个大学当中的前300所是好学校,那也都上了,没有问题。这是一个“多”。

  刘煜炎:对,的确很多学生通过国际学校考上世界名校,这是一个很重要步骤。但考上名校之后,对于中国的高等教育和西方的高等教育来讲,有一个重大的区别,中国的高等教育是严进宽出,学生只要考进了大学,很少有人被淘汰,即使他们在大学里做得很糟糕,考不及格,有时还能补考使其及格,所以我们很难听到中国的大学里有被淘汰出局的学生。有时候可能有1%—2%的学生没有毕业。但是在西方国家,考上大学,好学校是严进严出,考也难考进去,也很难毕业,所以常常会有35%左右的学生毕不了业的。所以,对于考上西方大学,有的时候是一件很有挑战的事情,同时毕业也是更有挑战的事。因为在大学里,以我在西方国家,像剑桥大学、牛津大学、美国的一些好的大学,学生考上大学之后的学业都是比他在高中期间还要繁重,估计要繁重一倍以上的学业压力。所以,很多学生如果不是意志特别坚定、学习能力特别强、语言又能够达到自由沟通的情况,上了国际名牌大学以后,常常会出现从名牌大学被淘汰出局,或者是在那里学习成绩平平。

  主持人:你是在哪一年毕业的?

另外,的确我们学校学生当中可能小学成绩不太好、中考成绩也不太好的学生,到高中的时候,跟我们念书变成了优秀的学生。或者说上了世界名牌大学,上了一百强、前八十强、前五十强的学生真的不少。按照这个角度来说,逆袭还真的不少。今年考上伦敦政经的阎渤深同学,最近告诉我说:“老师,我一直没告诉你,我当时是小学班级里后五名的学生”。原来我们有一个学生,叫张景琪(音),是中关村一个重点中学的学生,但是他是那个学校年级的最后一名,大概是要被学校劝退的学生。后来他考上了英国的约克大学。所以,逆袭的学生挺多的。刚刚我跟郝煜的爸爸聊起来,这个孩子在小学的时候也是一个中等生,到了初中毕业考试的时候,也是483分的北京中考分,这个分数大概在北京也算是一个普通学生,但是他后来考上了剑桥大学。

  所以,我们在办学过程当中,在我的办学思想过程当中,我没有认为学生考上世界名校就成为他的一个终点了,这应该是一个真正的起点,真正学习的挑战和压力。在你的同学都很优秀的情况下,你的老师是世界名家的情况下,你跟他们学习才是一个真正的起点。至于说高中,高中时期再优秀,老师也不会那么优秀,再优秀,你的同学也只有少数才能考上世界名校。所以,我对学生的期望,我是希望我们能够在高中阶段给足他们适应世界名校学习的能力。我敢自信地跟大家讲,尽管我们这个学校大概收不到像人大附中、北京四中那样的优秀学生的比例,但是我们学校的最大优点,在于在国外的大学后劲很足,学习能力很强,很适应英美大学的生活。也不光是英美大学的生活,实际上他将来在社会上工作的时候,还会更好地发现,他们怎么在工作当中能够发现自己过去的一些基础,有很好的优势。由于他们的意志力量和他们与人相处的力量,还有他们选择什么样的事业、什么样的关系、什么样的合作的时候,他们有很好的知会,所以我对我们学生的后劲是非常自信的。

  张牧之:您是指本科毕业还是?

最后,你说我们学校还有一个第三多……

  主持人:林嘉茵同学,你是哪一年毕业的?

  主持人:高中毕业

主持人:是跳级生多。

  林嘉茵:我是2013年毕业的。

  张牧之:高中毕业是2014届,我是康福2014届的学生,目前我本科也已经毕业了,从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攻读了量化心理学专业。

刘煜炎:没错,今年有三个跳级的学生,其中一个考到剑桥,一个考到伦敦政经,一个考到康奈尔大学,这都是跳级生。今天跟我一起来的冯轩同学,他也是跳级生,他在初中二年级的时候跳到高一了,高一读了一年之后开始跳到高三,他又多读了一个高三,跳了两次又留了一次,今年考上了伦敦大学学院。伦敦大学学院在英国是前五名的大学,常常排在世界的前十名。你要这么讲还真是。

  主持人:你当时都收到哪些学校的录取通知?

  主持人:你现在是在做什么呢?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您为什么会有很多的跳级安排呢?是和咱们提倡的终身发展规划有什么关系吗?

  林嘉茵:当时收到4所大学的录取通知:杜克大学、纽约大学、加州伯克利、UIUC。

  张牧之:我申请了哥伦比亚大学体育管理体育法方向专业的研究生,准备9月初到纽约进行研究生的学习和深造。

刘煜炎:我觉得学生的学业成长应该是一种弹性的学制。另外,要个性化的教学安排。还有一个就是适应他自己家族的、适应未来社会发展需求的未来职业和人生目标,这样才是好的。如果没有这些恰当的学校安排,那我们的成功可能不太可以实现。一个是我们未来毕业之后,清华毕业也不一定找到工作,剑桥毕业之后可能会失业。所以,我们的培养必须要实现弹性学制,学生选择、学生自主到个性安排,家族、社会和个人的优势都交叉利用,共同达成这个目标,这样才能把学生培养得好。

  主持人:非常好的成绩。所以你最后的选择是什么呢?

  主持人:这是非常优秀的成绩。听说你之前还在NBA实习是吗?

主持人:我想问一下冯轩同学,刚刚刘博士提到你是被伦敦大学学院录取。

  林嘉茵:最后选择了杜克大学。

  张牧之:对,去年暑假的时候,我非常幸运地从3000份简历中脱颖而出,15位同学参加去年NBA China暑期的实习活动。这次能在最成功的体育公司里进行实习以及学习,对于我今后的职业生涯来说是开了一扇门。

冯轩:对。

  主持人:你选择的专业是什么?

  我大概在NBA有一个比较深的体会,因为当时我参加了一个活动,叫做库里亚洲行,我是全程跟进,以及负责很具体的一些事务。所以,在四天的时间里,我从北京到成都,到杭州,到上海,这四站里边,我全程是跟着库里跑这些活动。库里在中国的号召力是相当相当可以的,他的球迷群体已经到了非常疯狂的程度。但是我能作为NBA的一员参与到这个活动中,让我感觉到这个世界上发生的这些事情都是真实的,看到库里在我面前摇头晃脑,很多电视上的女主播,腾讯的女主播,其他的女主播和其他明星都在跟我一块儿工作和同事,我都是可以参与的,从中尽一份力,进行一份改变,所以也就坚定了我要去申请研究生,及去到哥伦比亚大学进行体育管理以及职业道路深造的决定。

主持人: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成绩。你是什么时候进入康福读书的呢?

  林嘉茵:我当时选择了统计和经济的双专业。

  主持人:您觉得在NBA的实习以及参与此次库里中国行的活动,对您申请哥伦比亚大学是不是有很大的积极帮助呢?比如说给你的申请条件加分?

冯轩:我其实和大多数来康福的同学不一样,很多人是初中直接在康福读书,还有的人是高中才来,但我是在深圳的公立初中读完了初二之后,然后才来到康福读高一。所以可能比一些人早一点,也比一些人晚一点。

  主持人:刘博士对于她第一次来学校还有什么印象吗?

  张牧之:是这样的。这么说吧,哥伦比亚大学这个项目注重对人、对职业的考量,不是一个非常学术的项目。如果我有这样一个非常好的实习经历以及有非常职业化的规划之后,并且在实习期间得到非常好的领导们的推荐以及肯定,无疑对我申请大学有非常大的帮助。说实话,研究生我只申请了哥伦比亚体育管理这一所大学的一个专业,而且他们给我的回复很快,大概两周,十个工作日就给我回复。选择一个目标之后,我心里会有数,我要选择这条路,这条路也会为我铺开,我可以走得更加坚实。

主持人:你之前在公立学校读书成绩如何?

  刘煜炎:对这个学生的印象很深刻,因为她不是一个成绩差的孩子。她是在我们早期办学过程当中,碰到的一个成绩优秀的孩子。优秀是因为她相比我们当年招的学生来讲优秀许多。当年在101中学里,已经上了高一。高二刚刚上,在这个时候她想改变一下自己的发展方向,来到我们学校考察,能不能在我们学校读书。她开始的时候,我记得开始来我们这里试读了一周。因为我们学校的学生总体素质不像101那么一刀切的好的分数线往上走,其实像她这样的好学生很少,差的学生比较多。她在这些同学当中学的时候,刚开始有点不适应,不知道怎么样跟这群学生来相处,开始时候她纠结了一段时间。

  主持人:刘博还记得张牧之同学刚入学时候的情况吗?

冯轩:以前在公立学校读书只能算是中等,不能说是特别有学习动力,比较满足于当时的现状,觉得考个中不溜,用当时的话来说,已经挺满足了,也不会说像现在给自己会重新定一个更高的目标。

  我跟她妈妈有很多交流,她妈妈是一个比较了不得的妈妈,她妈妈对这个事情看得比较清楚,她到底要怎样培养孩子,她认为这个选择是正确的。但是这个妈妈的优点并没有强迫孩子这样做决定,而是让孩子体验一周之后,跟她一起来分析到底应该选择101还是跟着我们来念国际高中。我也做了很多沟通,我们教育孩子,人是最重要的因素,至于跟哪个老师上学、跟哪个校长上学,你的选择方向是重要的。

  刘煜炎:张牧之这个孩子,因为当时他是我们比较早的学生,在康福成立高中部的时候,应该是第二届就过来的学生。对于他来讲,我们刚刚在2008年开始办康福外国语学校的高中部,第二年办的初中,当时能够马上认可我们来读书的孩子不是太多。所以,对当时的学生都比较了解。

主持人:冯轩同学的家长,您当时为什么会让孩子来康福学校读书呢?为什么又会选择让孩子跳级?

  通过这样的沟通之后,她后来还是选择放弃了101的学业,就到了我们这儿来,而且还跟我达成了一个一致,不是只读两年就毕业,要完整地读完我们的高中三年,不是为了只是考上一个国外的大学,而是为了上国外顶尖的学校。当时我们定的是美国的十强,我当时跟她有这么一个默契,我说我想把你要么推到英国的前五强,要么推到美国的前十强,我觉得我们俩共同努力,应该有这样的能力,有这样一种前景,你愿不愿意这样试一试。在中国,清华、北大考上要靠运气,她也同意。我不知道是不是这个情况?你还记得是这样吗?

  我了解和关注到张牧之是在军训的时候注意到他,因为个子比较高,在军训当中,作为军训班的班长,跟同学打招呼,我去巡视的时候注意到他,看到他这么高个子,跟他聊过几句,他有什么志向、什么愿望,后来就关注他,了解到这个孩子的妈妈是谁,父母亲想把他培养成什么样,有什么期许,再想办法帮助这个孩子实现他的这个愿望。所以,对于他来讲,我们的培养特点是我们比较个性化地去考虑每个孩子的需求,帮助他去成长,同时也考虑到家长们的愿望,帮他们去实现下一代发展的目标。对他的影响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

冯轩姨妈何敏:我是冯轩的姨妈,我和刘博士认识有十几年了,也算是老朋友了。刚开始的时候,他是一个专家、学者或者说科学家,这些年我们也是亲历了他从一个专家学者向教育学家转变的一个过程。从他自己具有一些专业知识和水准,到教书育人,应该是说他把自己的这些理念一步步的实施了。所以,基于对他的信任,还有对未来的一个确定,所以我们把孩子送过来了。

  林嘉茵:对。

  之后,他的学习是在中等状态,不算太好,也不太差,比较容易满足,有潜力,爱打篮球,在学生当中他是学生领袖,组织活动的时候,同学们比较追随他,很有感召力。在之后的学习当中,为了让他能够走上世界名校的道路,让他保持对理科的热情,跟他私下交流很多,他妈妈比较支持,在他跟我们念了三年高中以后,我要求他再留一年,高中以后不要马上毕业,再把自己的实力打造一下,再去申请英美的名校。

其实当时在深圳,深圳的国际教育在国内还是比较领先的,也有很多选择,但是我们还是选择把孩子放在这边。

  刘煜炎:考上清华、北大靠运气,但是考进美国的十强不是运气,是一种必然。你愿不愿意做这样的选择。比较可爱的是,这个孩子不但选择,而且后来一直在不断地克服自己的思维和认知上的一些局限,越来越优秀,越来越大气,她是我的学生当中,大概我最喜爱的一个学生。

  张牧之当时有点想不通,简单地交流过几次以后他基本上同意了。尤其是他的妈妈让我比较惊讶,自从孩子上了我们这个学校之后,非常支持我们学校的工作,不管我们给他提出什么样的建议,她都没有怀疑,支持、接受、执行,说服孩子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最后结果不错,证明的确是这样。

主持人:可以说对刘博士的教育理念非常认同?

  主持人:刚刚林嘉茵同学说你读的专业是统计学与经济学,你觉得功课难吗?你上学之后会有很多作业要做吗?

  所以,我想妈妈应该有很好的体会。当时因为作为她妈妈来讲,是民生银行的高管,应该有很多资源,在社会上去帮孩子选学校。据我知道,在孩子的小学和初中阶段,的确是认真挑选了公办学校的优质学校。我当时比较欣慰的是,这个妈妈在孩子上高中的时候,她没有接着在北大附中念书,跟着我们念书,我很感激这一点,对孩子的培养我都是个性化地去操作的。

冯轩姨妈何敏:非常认同,尤其是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他的一些理论在实践当中慢慢得到印证,他教出来的孩子录取的学校品质也非常好,学生的逻辑、思辩能力也都非常成功,所以我们非常有信心。

  林嘉茵:首先大一的时候肯定同时上着五门课,感觉课业还是比较重的。我记得当时大一最大的挑战不是来自这五门课,而是如何要时间管理,因为同时你还要应对全新的生活,去办银行卡、手机卡等等,当然还有课外的很多社团活动等着你去探索。我记得当时每年都很忙、很紧凑,但是每天都过得很充实,因为每天都在体验不同的东西。

  主持人:正好问一下张牧之同学的母亲,张牧之同学是从高中阶段进入刘博的学校读书是吗?

主持人:刘博士,您觉得冯轩同学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会让您选择让这个孩子跳级呢?

  主持人:听说你后来还被麻省理工硕士录取了是吗?

  张牧之母亲:是的。

刘煜炎:对于这个孩子的成长来讲,他成长过程当中需要有一些弹性学制,有个性的安排。弹性学制、个性的安排,主要目的是建立孩子的学习自信心,建立孩子的自信心需要你在安排的过程中有一些比较独特的眼光、独特的课程系统和学习节奏。既然冯轩很讨厌或者很不愿意去做中国中考的刷题训练,当时我们把他调过来直接上了我们的高一,他是从初二结束之后直接到北京上高一,读高一肯定有一个相当艰难的过程,因为初中到高中的学习是一个非常大的质变,初中学的是知识型的东西,思考要少一些,高中的时候是一些思辩型的东西,变化要多一些,动态要多一些,所以有难度。

  林嘉茵:确实是。

  主持人:您当时为什么会为孩子选择刘博的学校呢?

第二个难度,我们在高一的时候,美国的AP课程占主导,英文教材、英文试卷占主导,所以这个孩子肯定会受到很大的打击,也许会很不自信。但是因为我知道孩子在最初的时候,他刚进入到一个新的学校,不适应的时候反而是能接受的。什么意思?我刚进一个新的环境,课程完全不相同,又有这么难的英语,那么厚的教材,不太熟悉的同学,不太熟悉的老师,一切都进入一个新的环境,他有心理准备去承受这么一个重大的打击,他觉得我学这个东西从来没学过,我考最后一名都觉得是理所应当,他考不上最后一名,他可能是中等偏下,他就会觉得,哎哟,我从来没有学过的东西还能成为一个中等偏下的学生,不是挺好的吗?然后你向他提出要求,还不是中等,应该变成中上等。所以他在高一的最后一个学期的确变成了一个中上等的学生。我们的安排是中上等的学生要跳级到高三读书,不去高二。他一下子等于从开始的打击当中,变成我能过得下去,最后又说能跳级,居然是优秀学生,发现我们学校能跳级的学生都是世界前50强以内的学生,他心里想,进了前50强以内,我就能达到清华、北大的排名,信心满满。但是他毕竟还是没有读过初三,他的英语毕竟还不是太好,所以在高三的时候肯定会落在高三学生当中的中下左右,我预计是这样一个结果。这样的话,这个高三读完之后他要去申请学校的时候,就会没有优势,他进不到世界前20强的学校去。我经常跟学生开玩笑,他就像我的侄子,我就瞎安排,我按照他的想法和他的优势安排,他在高三读完之后,不要申请到高四,留下来再读一个高三,这样就可以重新开始以全新的心态去面对高三的学业,打造出一个几乎是门门课都是5分的成绩来,让世界名校认识一个完全是学霸的同学,而不是过去中等偏下成绩的同学,这样就会在升学当中,建立一个对世界名校来讲非常漂亮的学习成绩单,还有非常漂亮的国际考生的成绩,这样就有问鼎世界前20强的条件。再加上我给他推荐,帮他选定对未来社会有发展的一个专业,基本上达成了这个目标。

  主持人:请你简单介绍一下麻省理工硕士的申请还有入学之后,你是否适应那里的生活吗?

  张牧之母亲:当我来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我就觉得有一种特别亲切的感觉,因为我看学校里虽然不是很阔气,但是这里的花花草草,这里的老师还种一些蔬果,还有一些半掩的院门,我觉得它是自然生长的状态,一叶知秋,我们可以看到这个学校的理念和非常人文亲切的感觉。后来校长分别找我们每个家长、每个学生谈话,先是有演讲,接着谈话,在演讲当中讲了很多,但是我记忆深刻的,有一点非常明确,也是让我当即就决定来这个学校读书的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校长讲的利他精神。

这样就体现了弹性学制,一个叫个性安排。另外,不是重在学习知识,而是重在建立学生的自信心、意志力,还有自我学习、自我管理的能力,让他全方位准备好了为世界名校的学业做冲刺,最后能够在大学胜任。现在我可以自信地讲,他要是在UCL读书的话,他应该能胜任这个学业。

  林嘉茵:其实当时也是有这么一个过程,在纠结要不要考研这件事情。但是后来因为大学的这种探索,让我确定了自己有一个明确的目标,就是想做金融方面的事情,然后觉得研究生可以帮你去储备知识,同时也是一个平台,让你适应从学生到社会的一个转换。当时考研的时候,能够得到麻省理工录取特别开心,因为他们真的是有这种创新精神和感觉有无尽可能性的探索欲。在这一年我觉得是非常充实的。因为不光有诺贝尔奖获得者来给我们授课,与此同时还可以结识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而且它的案例,它平时上课的风格完全和本科不太一样,商学院都是以案例教学,其实课下花的时间比课上还要多。所以,这种时候就需要自主学习能力来完成这些课下的学习,和同学的团队合作也特别重要。

  事实上我觉得这个利他精神应该就是教育的本质,我们培养的孩子是一颗心,一颗活泼的心,是一个有志趣、有理想、有爱心的教育。

主持人:您觉得频繁跳级的这种学习方式相对于一些学习基础比较薄弱的同学来讲,会影响他们在高中期间的学习吗?

  主持人:刚刚刘博士说,林同学是您的骄傲,她考了很好的学校,您觉得她现在的成绩您满意吗?对她的下一步您有怎样的期待呢?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