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课就要上海高校班的幼子于今还尚未学会本身

作者:外语学习

  参考消息网9月3日报道 俄媒称,一些中国年轻人来到俄罗斯留学或工作,在习惯了俄罗斯的生活后,选择留在俄罗斯成家立业,结婚生子。生孩子是一个女人一生中必须要经历的一件事,是冒险,也是幸福。在俄罗斯,也有不少中国的年轻妈妈,她们选择在俄罗斯生孩子,抚养孩子。

薛女士和丈夫是再婚家庭,结婚快20年了。薛女士的儿子由前夫抚养,而丈夫的两个女儿一直跟着前妻。也正是因为双方都有孩子,两人婚后也并没有再要一个共同的孩子。

最近,热播电视剧《小别离》让低龄留学这个话题再次成为热点。剧中,面对“要不要送孩子出国留学”这一问题,经济条件截然不同的3个家庭进行了思考,既有土豪家庭“不差钱,只希望孩子多见见世面”的期待,也有工薪阶层“希望孩子改变家庭命运”的企盼,以及中产阶层的“焦虑和谨慎观望”。

开学在即,部分即将升入中班的孩子家长开始焦虑了,因为听说幼儿园从中班下学期开始要求孩子用筷子吃饭,而自家的孩子连勺子用得都不顺。担心跟不上幼儿园节奏的同时,有的家长甚至还开始担心,孩子掌握不了相应时间段该掌握的技能,会对之后的生活学习有影响。另外,是不是自己家的孩子不够聪明?

  在俄罗斯带孩子让人挺安心

图片 1

剧本是现实的折射。《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称,目前中国是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留学生第一大来源国。其中,约有3.4万人就读于美国中小学校,占该国同类留学生的32.3%;共有近1万名中国孩子就读于英国中小学校,就读于加拿大的中国孩子有7412人。

上大班了 不会穿衣服

  俄罗斯卫星网8月27日刊登题为《为什么中国辣妈们选择在俄生宝宝?》的报道称,赵女士的丈夫在俄罗斯先留学,后工作。7年前她也选择跟随丈夫来到莫斯科,并在莫斯科生养孩子。目前已是三个孩子的母亲了。在莫斯科生活7年后,她对莫斯科感觉还是很好的。对于小孩子教育方面,她说:“这边我还是很喜欢的,这边不像国内只注重学习文化课。俄罗斯会留出一些时间,让孩子参加一些艺术类,运动方面的培训。”以后,她也会考虑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学。在俄语方面,她并不担心。反而是中文,她想让孩子在俄罗斯上学的同时,去固定的中文学校,可以让孩子在俄罗斯全面发展。

从薛女士认识丈夫开始,他就没有彻底和妻子断绝,隔三岔去的就会跑去探望女儿。丈夫总是跟薛女士强调完整的父母陪伴对于孩子的成长有多么重要。看到丈夫也只是陪陪孩子,薛女士也没有太多的在意。

中国学生赴澳大利亚读高中及以下阶段教育的比例也逐年增加。数据显示,在新南威尔士州公立学校留学生中,中国留学生的数量占比从原来的50%增长到超过60%,安置中国额外留学生所需的澳大利亚家庭数量在4年内暴涨了75%。

家住南东瓜市小区的薛女士最近有些烦恼,即将上中班的儿子依旧不会用筷子,而且每次自己要教他使用的时候,儿子都很抗拒,非常不配合。“他的好几个同学在小班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而且幼儿园在中班就开始教小朋友使用筷子,大班基本都用筷子吃饭了,现在他这个样子,我怀疑是不是智力发育有问题。”薛女士说。

  报道称,除了教育方面,最让她安心的还是俄罗斯这边的环境。她说:“像在这边带小朋友还是蛮舒服的,这边很干净。带孩子出门时,国内带一、两个小孩,就会怕走出去甚至走丢。在这边就不会。比如玩具丢了,今天玩具掉在这里,然后隔几天玩具还在那儿。就这样,让人很舒服。出去玩不担心小朋友走丢,也不担心有人欺负小孩,别人对小孩儿都特别照顾。”

这样的状态保持了快20年,孩子也都渐渐的长大了,看起来似乎奇怪的关系却一直保持着平衡和谐。

去年8月,薛女士一家经过慎重考虑,把儿子送到新西兰北岛最大的城市奥克兰上学,薛女士放弃了工作赴新西兰陪读。在薛女士看来,这好比“弯道超车”。薛女士对《青年参考》记者表示,很多人说,国内的基础教育难度大、范畴广,但西方国家的小学教育重视激发孩子的求知欲,容易让孩子爱上学习,得到充分发展的空间。

有类似烦恼的家长不止薛女士一人,住在傅厚岗附近的宋女士也有这样的烦恼。开学将要上大班的儿子至今还没有学会自己穿衣服,每次早上起来都是孩子的奶奶代劳,宋女士告诉记者,由于自己早上上班出门早,因此给孩子做饭,接送孩子的任务就交给孩子奶奶了,自己周末会多花时间陪孩子。“最近越来越觉得不对劲,这个年龄段孩子应该学会穿简单的衣服的,比如短袖和裤子,但是我家儿子啥都不会。”宋女士说。

  报道称,在俄罗斯生活了十多年的吉马妈妈,最初在俄罗斯留学,现在在俄罗斯生活,与丈夫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谈到在俄罗斯怀孕时的情况,她说:“首先是当新手妈妈,第一次,然后什么都不懂,在这里也没有人照顾我,当时妊娠反应比较厉害,闻一些气味都不行,只能吃中餐。因为生活上的不便,最后还是选择回国生产。”

直到最近,丈夫已婚的大女儿突然离婚了,这件事让丈夫非常担心。往前妻哪里跑的次数也越来越多。后来竟然还提出了想要去照顾前妻和女儿,如果薛女士不能接受,就选择离婚。

薛女士说:“新西兰不存在重点小学、重点中学的概念,教育资源分布比较均等,本地人也没有择校一说,国际学生能随时插班上课。”

带着疑问,宋女士询问了自己的一些朋友和同事,发现有此类困惑的人不在少数。“有的人家孩子现在都上一年级了,还不会系鞋带,上完大班了还不会用筷子,捏小泥人连个形状都捏不出,家长心里也有烦恼和疑问。”宋女士告诉记者。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