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研究研究会上,高校首长步入导师检

作者:升学入学

  □晚报记者  钱钰 报道

图片 1公开课怎成“表演课” 因涉职称评奖因素,部分中小学老师为求出彩提前打招呼搞彩排

问:学校领导在教师上课过程中进入教室查教案,中断教学,这合适吗?

图片 2

  昨天,在新黄浦实验学校举行的“全国第五届有效教学理论与实践研讨会”上,课堂过于规范走向极端的现象引起关注,专家呼吁,课堂少一点 “规范”,多一点 “失范”。

  岁末年初,不少学校都给老师开了“公开课”,让老师有机会总结一学期教学,汇报成长心得。可记者在一些中小学听课时发现,有些公开课过于追求“新、奇、特”,有的老师还提前和学生打招呼“配合互动”,公开课成了“表演课”。

图片 3

文/雒宏军

  课堂规范误入歧途

  课堂响起“爆炸声”

老师正在上课,学校领导进入教师检查教案的事情我没有遇见过。

一些学校有许多令人哭笑不得的校规。例如一所小学规定:下课时在教室里可以小声说话,在走廊里不许说话,同学们在楼道见了面,就只好用手势或眼睛“说话”;一所高中为了维护“课间秩序”,制定了“禁言令”,规定课间不许在教室和走廊说话,别说学生,教师见面也是道路以目,因为这个要求不仅针对学生,对教师也是如此;某中学规定,学生一日两便,早上和晚上在规定时间各大便一次;某学校规定,学生上厕所需带“如厕牌”,此种牌每班一块,公共所用,学生带了牌子才能在上课和自习期间如厕,否则将被记过,班主任将遭罚。

  “有些学校要求教师年年更新教案内容,但又规定教师不得使用计算机打字,必须用手抄写教案,搞得教师疲惫不堪”……昨天的研讨会上,华东师大教育科学学院教授王斌华的一席话,令不少老师感同身受,课堂过于规范已走向极端的现象引发热议。

  一节语文课上,教学内容是“董存瑞舍身炸碉堡”。为了营造逼真氛围,老师在教室里安装了一个小型装置,讲到 “英雄托起炸药包”时,他脚底一踩,教室里响起了爆炸声,现场烟雾缭绕,这阵势将学生和听课老师都吓坏了。还有一节英语(论坛)课,老师为了展示国外圣诞习俗,在教室天花板上精心布置了一些“机关”,时间一到,白色纸片纷纷扬扬落下,营造下雪感觉,学生看得眼花缭乱。

但是在我上课的时候,而且正在给学生讲着的时候,学校领导突然进入教室,连示意我停一下的手势都没有,而是直接喊某个学生的名字,弄得正在集中精力听课的学生们一惊的事情确实发生过。

这些见诸报端的新闻曾经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也引发了热烈讨论。不过,媒体的眼光常常盯着针对学生的种种奇葩校规,殊不知学校的制度不光是给学生制定的,更多是针对教师的。比如,许多学校对于教师的教案都有严格要求,每周几次,每节课的教案从教材分析、教学目标、教学重难点、教学设计、板书、教学反思等教学环节都有严格规定,甚至直接使用统一格式的教案;对于教师批改作业,理科用分数,文科划等分类也是统一规定,如果不按照要求来做,作业批改就算不合格;不少的学校实行集体办公,教师在上班时间必须呆在办公室,学校还有三番五次的查岗,如果检查的时候不在办公室,就要算作缺岗等等。

  他还举例说,自从倡导学科教学与现代技术的整合,一些体育老师把电脑搬到操场上去分解动作,很少甚至不再做示范动作。更可笑的是,一位语文老师上公开课,内容是英雄董存瑞舍身炸碉堡。为了营造逼真氛围,老师在教室里安装了一个小型装置,在讲到“英雄董存瑞托起炸药包”时,他脚底一踩,教室里真的“爆炸”了,现场烟雾缭绕,这一阵势将听课老师吓坏,学生课后有感而发,写了一篇作文,题为《我终生难忘的一堂课》……

  有老师告诉记者,现在一堂好的公开课既要有热烈气氛,又要求学生和老师互动得好,于是不少老师还要在课前“埋桩”,提前准备好几个问题,指定学生来回答。有老师开玩笑:“我们要集导演、道具、美工等身份于一身,学生们就像小演员。”有专家告诉记者,为了上好公开课,老师经常和全班同学彩排,甚至精确到了每一句话都要“定点定人”的程度。

而那位学校领导就记了一下他所喊的学生家长的手机号,记完手机号后,转身就走了。就是这样随意,我认为是不礼貌,不光是对老师不尊重,而且其行为会给学生一定的影响——无缘无故地打断别人,占用别人的时间。

以上信息,我们可以从多角度进行解读,站在学校管理立场,认为这些不过都是严格常规管理的方式而已,规定越是具体,越是便于执行,越是方便管理。但是,教师、学生乃至社会认为这些做法压抑了人的个性,不利于人的发展,不能体现人本管理的思想,基本上就是共识。我认为,这些“苛刻”校规和制度的出笼实际上是学校过度管理的体现,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大概有以下几个方面:一个就是出于严格管理的需要,管理者总是认为制度越是健全,越是详细,越是规范,这样的管理就越是科学;另一个原因是管理过程中出现的问题引起了管理者的忧虑,这些问题因为少数不自觉的学生和教师而引发,使得管理者对自己的管理效果产生担忧,为了避免问题的再度发生,从而严查细管,便出台了这些苛刻的规章制度;还有一个就是出于管理者的惰性需要,管理离不开各种检查,离不开成效考核,以制度来详细规范教育教学活动的各个环节,这样的“规范”性操作越多,学校的检查和考核就越方便。

  “现在有些课堂为了追求新奇特的效果,剑走偏锋,弄得过于花哨,让人感觉虚假,显得画蛇添足。”王斌华表示,尽管课堂教学如同体操、舞蹈一样,其一招一式有着极其严格的规范。但现如今,一些课堂规范已走入极端,过于教条和僵化的做法,使课堂规范误入歧途。

  承载太多“不堪重负”

还有就是在我正在讲课的时候,学校某位领导会突然进来,对我没有任何语言、表情和动作上的提示,而是开门见山地对全班学生说:“同学们,注意一下啊,我现在讲一个(或几个)事情,你们一定要听清楚了,事情是……”

这些过度管理的措施,从根本上体现出学校管理者对于学生和教师的不信任,不相信学生自我管理的需要和自主管理的能力,将学生置于管理的对立面,许多靠养成教育,靠学生自觉习惯就可以解决的问题,现在却要依靠学校的行政命令,靠强制的手段去解决。学校似乎也不相信教师的自律能力,漠视教师的能动性和创造性,忽视教师的自我发展需要,不是把教师当作学校的主人,让教师积极参与学校建设和发展过程,而是将教师当作雇佣者,用行政的力量去约束教师行为,靠行政权威来推动学校发展。在各种严密的制度之下,学校越来越像军营,学生成为一个模样,教师成为一个模样,了无生机,死气沉沉,这就是过度管理的景象。过度管理绝对不是个例,许多学校当中普遍存在的过度管理现象值得我们警惕和反思,因为它与开放的、人本的现代管理格格不入,对于学生和教师都是一种戕害,最终受到伤害的是我们的教育。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