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一不备的教学指引书再一次走上前台,学园各

作者:升学入学

  偌大书店的三层楼面几乎全部被从小学一年级到高三各类教辅书包围。仅以“中考满分作文”为主要内容的教辅书就有近十种不同封面、不同出版社出版的版本;至于各类“同步训练题”、“历年真题”、“考试模拟题”等,更是让人眼花缭乱。

图片 1售卖教辅图书利润丰厚。制图 黄晓华

2013年国考笔试之后谁能过关斩将,走入面试呢?华图公务员[微博]考试研究中心为大家整理了一些今年的面试热点,做成考题,让大家在走上面试考场前小试牛刀一把。

图片 2

  为了吸引购买,这类教辅书的书名不乏诱人之辞,纷纷打出“必读”、“直通车”、“制胜兵法”之类的字眼来吸引眼球。记者了解到,比如“教材全解系列”、“5年中考3年模拟系列”、“新思维系列”、“红对勾系列”、《黄冈小状元》等教辅书,不仅受到中高考学生青睐,也锁定了很多不是毕业班的中学生的目光。而封面上印着“某某名师执笔”、“让你轻松考入名牌大学”等诱人宣传词的教辅书,也容易令学生和家长慷慨解囊。

“还有15天就高考了,老师还给我们推荐了10多本冲刺教辅材料,其中还有一本是营养食谱。”5月19日,广州某中学的多名高三学生向记者反映,学校各科老师要求他们购买近200元一套的“高考高效课堂”教辅书。“虽然说是自愿购买,但是班上50多个同学都买了。”部分同学及其家长表示,只要对高考有帮助,哪怕能够多拿一分,这200元花得都是值得的。有高三老师透露,推销教辅书可获12%的差价利润。

事件概述

学生和家长在选购教辅用书。本报记者 潘之望 摄

  调查

市场现状

教材解读、同步训练、历年真题……伴随开学帷幕的拉开,形形色色的教辅书再次走上前台,“教辅书热销”无可回避地在各家书店上演。

  新学期伊始,北京各大书店教辅展台前人头攒动。记者在西单图书大厦、王府井新华书店看到,除畅销书展台外,初高中教辅区前的顾客最多,十几个学生或站或坐,有的两三人结伴同行,有的身边还跟着家长。“开学后的第一、二周,会达到购书高峰。”教辅图书区的一位营业员说。

  剪刀加糨糊  换个封皮就是新书

教辅书销量比上月增八成

新学期伊始,很多家长[微博]为孩子做着各种准备,购买教辅书就成为其中最重要的一项任务。尽管许多教育界人士已再三呼吁家长不要盲目给孩子购买教辅书籍,但仍然有许多家长争先恐后地购买各地出版社出版的名目繁多的习题集、练习册等中小学教辅类书籍。

  不过,由于有关规定禁止学校为学生统一订购教辅,众多家长、学生涌进书店的同时便随之遇到各种难题:教辅书编者水平不一,讲析层面不同,对教材的挖掘见仁见智;各出版社竞抢商机,市面上教辅书铺天盖地,鱼龙混杂……如果不细心甄别挑选,很容易买回蜻蜓点水、华而不实的教辅书,对教材的学习辅助作用收效甚微。

  琳琅满目的教辅书,记者发现了“猫腻”。几本相同类型的教辅书,书名不同,但模式和内容极为相似,有的甚至出现了一模一样的题目和答案。比如3本同年级的《小学教材全解》、《教材解析》及《名师点拨》,内容如出一辙,且看不出“名师点拨”与没有名师点拨有何区别。而在由不同出版社出版的《中高考命题规律必考压轴题》和《中考命题专家专程总复习》的九年级语文教辅书中,字词、难点以及后面的辅导课题等均大同小异。最让人意外的是,两本书的前言竟然一字不差。

记者调查发现,在广州市的学校,重大考试前老师推荐教辅材料的现象非常普遍。不仅仅是初三、高三毕业班,从小学到高中,几乎所有年级在期末考试前都有这种现象:有学校和任课老师统一推荐的;有新华书店随教材搭售的;还有学生和家长在老师要求下到指定书店购买的。同时,记者从广州购书中心、新华书店等集中售卖教辅材料的部门了解到,进入5月份以来,2011年中高考“冲刺”系列的预测卷、背诵本等类型的书比4月份销量增加了八成。

相关评论

  现 场

  一个主编同时挂名多本书

此外,广州市某重点中学高三级班主任冯老师告诉记者,近期与学校老师联系推销教辅材料的书商、代理商,也针对即将到来的中高考做了一些“冲刺”的促销活动。除了加紧印制出版“试题预测”、“最后十天冲刺宝典”等内容应景的教辅材料之外,部分书籍现正以定价5折的优惠向学生发售。冯老师还透露,如果老师统一购买100本以上,折扣最低可达到3.8折,其中与零售价相比12%的差价则是由老师获得的。

1.《广西日报》李世林:教辅资料泛滥 该刹!

  书目繁多不知如何精选

  很多家长帮孩子挑选教辅书时,特别看中编撰者和编撰机构的名气。调查中记者发现,同一主编竟同时挂名多种教辅书,有的甚至高达百种之多。比如一本名为《教材完全学案》的教辅书主编王强,同时出现在了另外一本名为《教材完全解读》的辅导书上,且两本书分属不同出版社。

“在一般人眼里,学校尤其是老师推荐和指导购买辅导书,是名正言顺的,而且无法拒绝。”中山大学教育学院冯增俊教授说,学校和学生,不仅是教育与被教育的关系,也是管理和被管理的关系,这使得学生在校园中难有话语权。如果由任课老师推荐,即便是知道有些教辅材料价格虚高、内容不实用,家长和学生也会首选购买。

当今社会竞争加剧,家长望子成龙心切,教辅资料把孩子的书包塞得鼓鼓的。一些书籍虽标着“考霸”、“名师”等“金字招牌”,但内容换汤不换药,而且抄袭现象严重,对孩子的学习没啥益处,只会加重学业负担。而推销一本教辅读物,特别是盗版的教辅读物,可以获得几元甚至十元以上的手续费。因此,尽管有关部门明令禁止学校和老师组织学生统一购买教辅资料,但仍有少数老师在课堂上讲析,或直接在教辅资料上布置作业,逼得学生只好“自愿购买”。

  正在书架前徘徊的家长张女士说,儿子今年高一升高二,平时学习成绩还不错,就是爱偷懒,“这不刚开学,想给他买几本辅导书,平时好补补课。”其实在开学前,张女士已经带儿子来过一趟书店了,但孩子对即将到来的“额外负担”持抵触心理,也搞不清楚什么样的教辅书好,她只好自己又来一次。

  “名师怎么可能自己编写?”本市重点中学的高三老师坦言,名师不是能随便乱挂的,出版社会和这些名师签订协议。只要同意挂名,就能收到“挂名费”。“这和加盟没什么区别。”

书商说法

2.《中国妇女报》:教辅书乱象调查:同质化严重 内容多为东拼西凑

  此次张女士显然有备而来,她展开夹在钱包里的书单,“金典”、“大全”、“宝鉴”之类的字眼很是惹眼,感觉不是上高中,倒像在培养武林高手。“我特意咨询了别的家长”,张女士得意地说,她还动用了高科技手段——在学校论坛里发帖求助,征集了一大批“推荐书目”。

  “其实找名师挂名,普通老师编写还算是负责的,最糟糕的是有些书商随便找人编,最后编撰者的名字全是杜撰出来的。”一位教辅书编辑对记者直言。

“要想富,出教辅”

教辅读物发行量大、成本低、利润高的现实,使不少中小出版社为了生存,以合作出书的名义与书商合作运作教辅书,超范围出书比较普遍。他们从与出版社协商出书事宜到图书出版面市,通常只需要一个月甚至更短的时间,对质量自然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且,教辅图书的书商一般都有很成熟的发行渠道,不依靠出版社,出版社只负责申请书号,让图书的印刷出版合法化,有些甚至不尽编辑责任。各路人马处心积虑挤进教辅市场的后果之一,就是因利润牺牲或部分牺牲图书的质量。

  不过,等张女士挑完书后,又有了新的困扰,“十几本书,儿子看完会累坏的”。她想精简几本出来,但又不知如何下手,找售货员询问了一番,挑出两本,犹豫再三又放了回去,最终还是抱着三百多块钱的书去付款了。

  育儿类书籍也跟风 一本畅销书n个孪生兄弟

比起教辅材料品种数量多,更让人担心的是一些劣质教辅甚至是盗版教辅堂而皇之地到了学生手中。例如一些号称“专家权威解读,揭示命题规律,预测考试动向”的“高考高效课堂”辅导用书,没有公开书号、责编、印刷等必须的信息,印刷质量也差,一摸内页就是满手油墨。

模拟题

  老师推荐明确所需教辅

  除了教辅书“鱼龙混杂”,记者还发现育儿类书籍也“跟风”,甚至出现“伪书”。作家出版社于推出过一本销售量超过百万册的《好妈妈胜过好老师》。借此“东风”,记者看到货架上已出现《好爸爸胜过好老师》、《好父母胜过好老师》、《好故事胜过好老师》、《好家庭胜过好学校》、《好妈妈胜过好医生》、《好妈妈教出好作文》等书籍,光《好妈妈胜过好医生》就有3个不同作者和3个不同出版社的3个版本。

广东省出版集团的出版商周先生向记者透露,现在书商们的口头禅就是“要想富,出教辅”。周先生还表示,如果老师统一订购教辅材料没有卖完,他可以提供按订购的原价100%回收的服务。“我们不能让老师承担风险。十年前,国家就要求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和其他有关部门不得以任何形式强迫学校订购、中小学校不得组织学生购买、发行部门不得向学校征订或随教材搭售一切形式的教辅材料。”

近来,教辅市场泛滥,大量的高价教辅书籍充斥市场,某些书籍质量低劣,内容陈旧,你怎么看?

  与张女士相比,刘先生就显得比较从容。他在预选了一批书目之后,便开始打电话咨询:“李老师你好!我是某某家长,请问孩子现在用哪几本教辅书比较合适?”得到明确的答复后,刘先生便筛选出所需的教辅书,神情笃定。

  同一道题俩答案   翻了10 页3处错

他告诉记者,即使原价回收,书商也不会亏本,2011高考冲刺’的书,只要明年换上“2012高考冲刺”的封面就可以再次向学生推销了。”

参考解析

  刘先生说,孩子刚上初一时,他的状态和张女士相似,无奈效果不佳。教辅用了一段时间后,女儿反映书上的题和课本脱节,做起来不顺手,有的练习还没答案。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