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去何方上幼园,幼儿园教育虽不属于义教范

作者:升学入学

  曹林

  现在网上流行一则脑筋急转弯:“比上大学还贵的是什么?”“出国留学?错,是幼儿园”。中青报调查显示,即便是承受能力如海绵一样的家长,在噌噌上涨的天价费用面前,也有些“忍无可忍”了。“今年某幼儿园的赞助费涨到10万元了,我朋友刚去交的钱。”近日,在北京海淀区某小区论坛里,一个关于“小孩去哪儿上幼儿园?”的帖子被讨论得异常火热。全国许多幼儿园的赞助费都以“物价上涨”的名义纷纷涨价,费用涨幅早就远远超过房价。(综合近日媒体报道)

  在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上

  又到一年开学时。尽管9月徐徐的微风,送走了夏的燥热,却抚不平幼儿家长心中的烦躁。

  “今年某幼儿园的赞助费涨到10万元了。”近日,在北京某论坛里,一个关于“小孩去哪儿上幼儿园?”的帖子被讨论得异常火热。被“孩奴”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家长向当地教委投诉,有关官员却表示:由于幼儿园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因此允许通过收取“捐资助学款”的方式进行弥补。

  辛苦奋斗20年,养儿回到解放前——被“孩奴”压得喘不过气来的家长打电话向教委投诉幼儿园疯狂的抢钱,但教委官员却表示:由于幼儿园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因此允许幼儿园通过收取“捐资助学款”的方式进行弥补。一个“非义务教育范畴”,将民众远远拒之门外;一个“非义务教育范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纵容幼儿园抢钱?

  昨日,市三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对《重庆市义务教育条例(草案)》(以下简称条例)进行了分组审议,条例对有偿家教、择校费、尖子班等热点教育问题做出了相关规定。

  入园难、入园贵,早已不是新闻。这些年来,在各种正规新闻和小道消息的轰炸下,大家似乎已经变得麻木和逆来顺受,如果哪个幼儿园突然不用找关系、批条子、交赞助费、上亲子班,反而会被看作是爆炸性新闻。然而,即便是这些承受能力如海绵一样的家长,在噌噌上涨的天价费用面前,也有些“忍无可忍”了。

  一个“非义务教育范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纵容幼儿园抢钱?

  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政府无权干预,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其实不然,幼儿园教育虽然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但政府并不能因此而放弃“让公众读得起幼儿园”和治理乱收费的义务。“看得见的手”,不仅只管义务教育的收费,也有约束非义务教育范畴收费的义务。

  捐资助学费应向社会公开

  入园难成为涨价的最大推手

  属于非义务教育范畴,政府无权干预,听起来似乎合情合理。其实不然,幼儿园教育虽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但政府并不能因此放弃“让公众读得起幼儿园”和治理乱收费的义务。

  首先,9年义务教育不包括幼儿园教育,本就是一个很不合理的规定,发达国家学前教育都是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的,比如法国,学前教育是初等教育组成部分,学前教育虽不是强迫的,但免费实施,所有2-7岁儿童均可就近上学。

  学校按照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收费的,应当将收费项目、收费标准、收费范围等向社会公布。未经公布的,禁止向学生收取费用。实施义务教育不收学费、杂费、择校费和借读费,免费提供教科书。

  “今年某幼儿园的赞助费涨到10万元了,我朋友刚去交的钱。”近日,在北京海淀区某小区论坛里,一个关于“小孩去哪儿上幼儿园?”的帖子被讨论得异常火热。据悉,在该小区方圆5公里内,就有10来所幼儿园,其中,公立园和私立园差不多对半分。然而,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很多家长依然为孩子去哪儿上幼儿园发愁。

  首先,9年义务教育不包括幼儿园教育,本就是一个很不合理的规定,发达国家学前教育都是纳入义务教育范畴的。

  因为作为学前教育的幼儿园教育

  由于城乡之间、学校之间的教育教学水平客观上存在差距,通过向优质学校捐资以获得子女就读优质学校的现象,在一定时期内仍将存在。这种与入学挂钩的捐资助学与纯粹自愿向义务教育捐款的性质不同。

  王女士就是其中之一。转眼,孩子已经3岁,到了该入园的年龄了。从今年3月份开始,她就辗转于小区附近的几所公立园。“当时很多公立园已经没有名额了。只有一个幼儿园还没正式招生,先让登记,说到时候会通知。”王女士说,刚开始,她也没太着急,就是每周给幼儿园打电话问问情况,“每次得到的回复都是还没开始招生,请耐心等候通知。到了5月份,当我再打电话的时候,就告诉我已经招生完毕,名单里没有我们家孩子。”

  幼儿园教育是教育的起点,既然小学和初中都纳入义务教育了,作为小学之前必经的幼儿园教育更应纳入义务教育,由国家提供免费的教育,保障每个国民受到基本的教育,享受到起点的公平。正因为此,面对“上幼儿园贵过上大学”的现实,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早就建议国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普及幼儿教育。

  是教育必经的阶段,而且是教育的起点,每个孩子读小学前都须读幼儿园——既然小学和初中都纳入义务教育了,作为小学之前必经的幼儿园教育更应纳入义务教育,由国家提供免费的教育,保障每个国民受到基本的教育,享受到起点的公平。正因为此,面对“上幼儿园贵过上大学”的现实,许多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早就建议国家将学前教育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加大政府财政投入力度,普及幼儿教育,让每一个孩子在走向社会的第一步,都能得到平等的待遇。南方不少城市已经迈出这一步。

  条例中表述的择校费应属于与入学机会挂钩的捐资助学费用。这笔捐资助学费用大大高于教育主管部门制定的标准,让家长苦不堪言,社会上对此意见很大。为此,条例明确,学校应当将收费项目、收费标准、收费范围等向社会公布,学生根据实际标准进行缴纳。

  “当时我就疯了。”王女士说,当天,她就给小区附近其他的私立幼儿园打电话,得到的答复也都是已经没有名额了。“无奈之下,我发动周围所有的亲戚朋友,终于找到一个比较铁的‘关系’,进了一家公立幼儿园,交了6万元赞助费。”

  即使目前幼儿园尚未纳入义务教育,但也不能成为推卸义务的借口。幼儿园可以通过“捐资助学款”方式对成本进行弥补,可这种费用不能没有限制,收多少得有一个标准———政府的义务就是执行这个标准,不能任由幼儿园想涨就涨。毕竟,幼儿园也是一种公用资源,有必要通过限制收费保障其公益属性。

  然后,即使目前幼儿园尚未纳入义务教育,但不能成为推卸义务的借口。幼儿园可以通过“捐资助学款”的方式对成本进行弥补,可这种费用不能没有限制,收多少得有一个标准——政府的义务就是执行这个标准,不能任由幼儿园想涨就涨。毕竟,幼儿园也是一种公用资源,有必要通过限制收费来保障其公益属性。(资深评论员)

  禁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

  “虽然交了那么多钱,但交钱的时候心里还是挺欣慰的,毕竟孩子终于有学校可以上了。当时我还担心,如果今年上不了幼儿园,这一年该怎么办?但是,交完钱后,心里又挺不平衡的,这个幼儿园,去年的赞助费是一年1万元,今年一下子涨到一年两万元,直接翻番,简直是抢钱嘛!”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市、区县(自治县)政府及其教育行政部门不得将学校分为重点校和非重点校。学校不得分设或变相分设重点班和非重点班。违反该款规定,逾期未改正的,对直接负责任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与处分或解聘。

  王女士把自己的抱怨发在小区论坛里,很快就成为热门帖子,引来一片共鸣之声:“我5月份问的时候,某私立园一个月才3500元,才几个月就涨了两次,现在变成一个月4500元了。”、“去年我同事的孩子上某公立园赞助费是5万元,今年听说涨到10万元了,太没天理了吧?”“生了孩子后,我们就是唐僧肉,谁都想过来咬一口。”……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设立重点班、重点校的做法由来已久,特别是在部分中学,重点班历来被作为升学率的有力保障。但重点班、非重点班的设立,会导致师资分配上的差异。为突出教育公平性,条例对设立重点校、重点班进行严厉禁止。  本组稿件由记者 易守华 采写

  “我们的教育到底怎么了?”王女士想不明白,20多年前她上幼儿园的时候,家家户户好几个孩子,却从来没听说过“入园难”的问题,为什么现在孩子少了,幼儿园反而成稀有资源了?

  择校费成审议焦点

  谁来监管幼儿教育收费?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