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地是向在美利坚同盟军的复旦生命科学高校同

作者:国际学校

又一个“年薪百万”的院长上任了!耐人寻味的是,与复旦首个“百万年薪院长”金力教授不同,新上任的复旦大学微电子学院院长周电,其百万年薪不是大学掏钱,而是由一家与复旦完全无关的公司支付。据悉,该公司“有意进军IT业”,一掷万金是为了“教授科研成果的优先开发权”。 这是一次尝试,尝试的意义远高于“百万年薪”。   高校是科研的重镇,谁来埋单?一如既往靠政府?因此我们一直困顿于科研经费的短缺、成果转化的阻隔。   现在,有企业为高校教授开出“百万年薪”,企业放眼量,大手笔为科研埋单了。   创新是民族进步的灵魂,是时代使然,企业———必将成为高校科研埋单的主体,必当是中国技术创新的主体。你会觉得讶异吗?   两情相悦   前日,记者饶有兴致地走访了产出两位“年薪百万”院长的复旦。   记者:企业为教授支付百万年薪,我们看来很新鲜,在国外是否常见?   徐忠(复旦大学副校长):据我所知,国外企业向高校的投入主要在科研项目上,给教授津贴是有的,类似于国内的“长江学者”,国外叫“冠名教授”,但不大会提供全部收入的年薪。这一次,可以理解为企业与高校结合“初级阶段的尝试”。 记者:怎么理解“初级阶段”?   杨玉良(复旦大学副校长):企业介入高校科研,我们还刚刚起步,整体水平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看几个数据就知道了,美国一年3000亿美元的科研经费,75%以上来源于企业,2%来自于私人基金,剩下的20%左右由政府投入。像美国的一流大学,哈佛、斯坦福等,一年4亿美元以上的科研经费,大部分来自企业。中国最近几年科研经费增长很快,去年达到了2000亿元人民币,但政府依然是投入主体。就说复旦吧,去年2.6亿元人民币的科研费,只有6000万的零头来自企业。除少数工科学校企业投入稍多,复旦这种比例是中国大学的普遍情况。 华民(复旦大学经济学教授):经费是指挥棒,美国的大学教授想获得科研经费,必须做企业感兴趣的项目,所以大学的科研成果转化率非常高,达70%左右。反观我们的教授,缺乏沟通管道,往往凭个人兴趣做研究,最关心的是论文发不发得出来,科研成果转化率只有10%。是现代经济的内在需求,企业应为科研的主体。在市场的纽带下,企业与高校会越走越近,这是两情相悦的事。 阳春白雪与大酱   记者:印象中科研是大学或科学院的“阳春白雪”,怎么企业成为了主体?   华民:现在的企业还“下里巴人”能行吗?在世界大部分国家都成为工业国的今天,产品制造的门槛非常低,有资本有劳力就可以了。现在全球商品供大于求,你凭什么竞争?国内企业惯用手段是拼价格拼产量,彩电业全行业亏损就是前车之鉴,我看汽车业也快步其后尘了。另一种选择是产品创新,像日本东芝,最新的无线液晶电视机只有它能生产,独步天下,自然有高利润率。靠的是什么?核心技术,它不是增加点投资、降低点成本、鼓舞点干劲就能得到的。这就是由企业担纲科技创新的“新经济”。 记者:大多数生活日用品都和高科技没关系,比如吃火锅的大酱,难道也需要核心技术?   华民:别小看了大酱。在产品大量过剩的消费时代,生产大酱不光得考虑口味,还有很多附加的东西,你去问问大酱出口的上海“川崎”,包装要推陈出新、防腐要高人一筹,还有越来越苛刻的卫生指标,哪一样不需科研攻关?据研究表明,科技进步在国民生产总值增长中所占的比例,已从上世纪初不到10%,猛增至70%左右。不管是跨国企业还是街道小厂,不管是制造电脑还是生产大酱,要在现今供大于求的市场上立足求胜,企业须臾离不开科研,区别只在于科研的层次和规模。科研之路何在?中国的企业迟早会走进大学,周电教授就接到了企业抛来的“百万”彩球嘛。 “兴趣”重大   记者:科研如此重要,中国企业如何改变目前与学校科研结合不足的现况?   杨玉良:比如企业为周电教授出年薪就值得借鉴嘛。再比如,聘教授做顾问,关键问题一年为企业当几次高参。另外,企业还可以派研发负责人到大学兼职,既能提高企业的创新能力,也能让学校对企业的需求了然于胸。 华民:科研投入短期内不可能有大回报,现有体制下,企业经理任期三年五年,怎么会看到十年二十年以后的利益?看不到他就没兴趣。民营企业现在能量尚不足,意识却很强。像做通讯的“华为”,每年拿出销售额的10%用于科研,和几个著名大学都有项目合作,远远超过中国企业1%的平均水平,接近诺基亚、西门子这样的跨国企业。 徐忠:看长远一点,作为技术创新主体的企业,还应积聚起自己的科研力量。发达国家三分之二的科研人员集中在企业,像去年诺贝尔化学奖得主田中耕一,是日本一家仪器公司的工程师。科研的问题,光靠投入不行,还得有好的激励机制。 继续“陈景润”   记者:这一次关于周电教授“百万年薪”的新闻报道,有些含糊其词。究竟是哪一家企业出的钱,“不低于百万”又到底是多少,含糊其词是因为“患不均”? 杨玉良:出于种种考虑吧。我们面临的问题不光是体制,还有观念。   记者:比如复旦与企业结合,可能走怎样的途径?   杨玉良:有一种德国模式,企业在学校建实验室,大学根据企业的要求研发产品,德国主要靠这种模式,二战后工业赶超了英国。还有一种是“硅谷”模式,数千家公司由周边的斯坦福等几十所高校的科研成果孵化而成。这种模式的优势是原创性强,常常会一个成果带来一个全新的产业。复旦大学周边正构建的“江湾城”,就期望走“硅谷”的模式,大学直接孵化企业。 记者:企业与高校结合有否关键词?   华民:高效。“周电现象”值得赞赏,企业“有所求”,会对大学科研的效率要求很高。目前大型国有企业在向高校投入科研经费,但往往是政府要求国企的“规定动作”,关注度相对较弱。 记者:在企业成为科研“主体”的时代,大学应该怎么做?   华民:世界趋势是,大学超过70%的科研主力在帮助企业从事技术创新工作。但大学还要主动关注两类目前企业不会埋单的科研,一是将来才会产业化的尖端科技,比如克隆研究;二是像陈景润从事的基础研究,可能100年都和企业无关。但它们事关人类未来的知识,事关企业生存之本———社会发展的方向。

“复旦大学百万年薪聘院长”的新闻(本报2002年10月8日曾做相关报道)终于有了着落。昨天下午,美国辛辛那提大学金力教授接过复旦大学校领导递过的聘书、工作证和校徽,正式成为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的首任全球招聘来的院长,任期3年。  复旦大学自去年10月正式向外界公开招聘生命科学院院长以来,共收到应聘函件40份,其中多数应聘者都是该学科领域的国际前沿人物。最终受聘的金力教授曾在人类基因研究方面提出“中国人非洲起源说”而蜚声海内外,现任美国辛辛那提大学环境健康系基因组信息中心教授、中国教育部特聘讲座教授、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据悉,复旦大学这次招聘从信息发布、初选、通讯咨询、面试遴选,到最终决策、签约等招聘的各个环节,都严格按照国际惯例进行。  尽管当初复旦从全球招聘院长赢来了无数人关注,成为国内高校求贤若渴的一段美谈,但当招聘尘埃落定后,“百万年薪”的字眼却引起了校方和当事人一定程度的反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金力教授称:“媒体对‘百万年薪’的报道对我、生科院和复旦大学都带来了很大的困扰。”而生科院的一位副院长更是直截了当地告诉记者不要再提“百万年薪”的字眼。  何故如此?复旦大学副校长徐忠介绍说,面向全球招聘生命科学院院长,是复旦大学迈向国际化、创办世界一流大学的一项重要举措,是干部管理体制改革的一次有益尝试。其着眼点是和国际上知名大学的通行做法接轨,而“百万年薪”只是其中的一个条件而已。按照惯例,面向全球招聘的时候,这些条件必须向外界公布,可如果只是把注意力放在“百万年薪”上,无疑使复旦的本意在一定程度上被“异化”,平白多了“作秀”和炒作的味道。  “选院长不是选美!”金力教授说,“这次受聘复旦大学生命科学院的院长,感触最深的是复旦在招聘过程中的专业性和国际化。这不仅体现在具体的做法上,更重要的是理念上。”其实初选之后得到的19位应聘者都有不凡之处,金力教授甚至认为,他们中有些人在学术上比自己更出色。“但光有想法还不够,必须还要具体操作。我对‘可操作性’非常重视。”  越过百万年薪,让我们看看在复旦与金力之间还有什么?根据双方协议,复旦大学在为金力教授提供相应的待遇和资源服务的同时,金力教授也承担相应的职责和义务:包括建立起与国际接轨的科研和教学的发展、评估、管理、服务体系;调整学科布局、凝聚学科方向,构建适应生命科学发展新趋势的学科结构;继续保持科研的良好发展势头,争取实现新的重大突破;引进国际知名学者、教师和优秀留学生,组建富有活力的高水平师资队伍;与国际知名大学的相关院系建立长期稳定的战略合作关系,建设一个集科研、教学和管理各方面都具有世界水准的生命科学院。面对诸多任务,金力教授在简短的“就职演讲”中表示:“国际化是国内高等教育的必由之路,复旦这次招聘行为就是国际化的一部分。为了复旦和国内高等教育的发展,我愿意做一颗铺路石。”

本报在10月1日刊登了复旦《百万年薪全球招院长》的新闻报道之后,社会反响强烈。为此,记者深入采访,对复旦百万年薪招聘生命科学学院院长一事作了一番深度分析。百万年薪合情合理百万年薪对于中国老百姓来说并不陌生。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哈佛博士陈琳起先那份工作就是100万人民币的年薪,而这位陈博士最新的工作酬劳是每月8万元,年薪也在百万左右。清华大学不久以前引进的一名系主任年薪也是100万。但是复旦方面明确表示,这次他们为生命科学学院院长开出这个价位,并不是参照了国内现有的这些先例,而是作过国际行情调查。原来,复旦方面曾经向国际上著名学者,特别是向在美国的复旦生命科学学院校友咨询过薪酬方面的行情,得知在美国的一些世界知名大学里类似职务的年薪一般在10万美金左右,折合成人民币也就是在100万左右。因此,复旦大学有关人士认为这个年薪是符合国际行情的。本土教授同样可角逐这位将在全球范围内选拔的新院长会对本土教授造成什么样的影响目前还不得知。有教授提出这样的顾虑:院长还有行政职能,这就可能对现有学院的一些做法体制造成冲击,这些本土教授买不买账,如何解决中西不同管理理念的冲突将是一个重要问题。该校生科院常务副院长叶敬仲的态度是:生命科学学院确实在管理上有一定的特色,有一些自己的规矩,但是既然希望新院长能带来国际先进管理经验,那就应该尝试另一种新的“游戏规则”。复旦方面同时表示,只要符合条件,本土教授同样可以参与角逐,所以不存在买不买账的问题。国际人才频频入驻上海高校尽管这次复旦首开沪上高校全球重金招聘之先河,但实际上这股引进人才的风潮在沪上高校却早已很盛。复旦大学近三年共引进100多名海内外高层次学者,目前学校5位973计划首席科学家中有3位是学校特聘教授,上海交大也相继引进了周秀芬、邓子新、林杰等许多著名学者。上海高校引进国际人才已经蔚然成风。引进这些人才不仅给学校带来了丰厚的科研成果,还带来了长期的连带效应,培养出了新的优秀人才。复旦大学这两年来获得全国优秀博士论文奖的论文中,有4篇出自特聘教授培养的学生,而上海交大引进的国际金融工程研究领域知名学者吴冲锋教授培养的学生在国际商业大赛中也频频获奖。据悉,此次招聘的报名工作刚刚开始,将持续到11月30日,在此期间,复旦还将在《科学》等世界知名杂志上刊登招聘广告,扩大影响。

上海10月18日电 继今年6月复旦大学以百万年薪在全球招聘到生命科学院院长、美国辛辛那提大学金力教授后,复旦第二位从全球千挑万选出的微电子研究院院长昨天诞生,他是来自美国德州大学·达拉斯分校的周电教授。周电的聘期为3年。复旦方面不愿透露周电的年薪,只是含糊地说不比金力低。   有意思的是,今年47岁的周电和金力一样也是复旦的毕业生,是在复旦大学读完了本科和硕士后留学美国。对此,复旦表示并没有偏袒自己的毕业生,所有的候选人都是平等对待,一视同仁的,胜出者凭借的完全是自己的实力。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