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本和韩国在大肠癌治疗的临床工作中更多

作者:国际学校

图片 1

图片 2

不想错过界哥的推送?

12月4日,由中国抗癌协会大肠癌专业委员会和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主办的第十二届中日韩大肠癌学术研讨会暨大肠癌临床诊治高级研讨班在沪举行。肿瘤医院孙斌书记到会并致辞。

7月31日,酷暑的炎热并没有烧退市民前来参加“大肠癌综合治疗科普讲座”的热情。此次讲座,由肿瘤医院大肠外科主任蔡三军领衔的大肠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组的部分成员到会,给前来听讲座的百余位患者和家属作了5场精彩的科普报告,并接受了大家的医疗咨询。整场讲座由蔡三军主任主持。

在我国,大肠癌患者平均5年生存率仅为40%左右,而在欧美发达国家却高达61%。如何赶上乃至超越其间的差距,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组首席专家蔡三军教授在近日召开的“第四届中美大肠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研讨会”指出:治疗不足与过度治疗并存已成为国内肿瘤治疗的通病,而这种不规范肿瘤治疗是拉开中国和欧美发达国家大肠癌生存率差距的重要原因之一。

“好好的一个早期肠癌患者,因害怕做肠镜,硬生生地拖到了中晚期。”

会上,来自中日韩三国的近三百位大肠癌诊治专家,纷纷就各国目前所进行的临床工作,和与会的专家分享和交流,旨在提高东亚地区大肠癌的诊疗水平,改善大肠癌患者的治疗效果。

首先,由肿瘤医院大肠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组首席专家蔡三军教授,向与会者详细介绍了大肠癌的流行病学趋势以及我院综合治疗的优势和特点。他表示,大肠癌的治疗早已告别了“单种手段治疗”的时代。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就出现了化疗、放疗、介入治疗,进入21世纪后,分子靶向药物应运而生。这些新技术的不断涌现,大大地提高了大肠癌的治愈率。在临床上,对于早期的大肠癌患者,我们首选的是手术治疗,对于那些中晚期的病人,我们则采用手术治疗和辅助放、化疗相结合的治疗手段,以此降低肿瘤的复发率,提高生存率。

蔡三军教授介绍说,眼下,肿瘤治疗不规范主要表现以下几个方面,即没有按已有的“规范”行事;患者与家属对医嘱不依从,随意变更剂量与疗程;对于少见的特殊病例没有“规范”可依,医生便“凭经验”行事;还有部分“规范”滞后未及时修订。仅以大肠癌为例,在对三级甲等医院的专项抽查中发现,在本不需要化疗的I期大肠癌患者中,有12%的患者接受了化疗。“这种“‘过度’与‘不足’直接影响了患者的生存期与生活质量,同时增加了医疗负担。”

文丨朱雪琦

据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癌多学科综合治疗组首席专家蔡三军教授介绍,目前日本和韩国在大肠癌治疗的临床工作中更多的偏重于外科手术,在达芬奇手术、腹腔镜的运用、扩大清扫术等方面有着丰富的经验和娴熟的技术。借助本次大会的交流平台,与会的300逾位专家,纷纷就外科治疗的相关问题,和日韩专家展开激烈讨论,通过不同观点的相互碰撞,寻求外科治疗大肠癌中的新方法和新手段。

据蔡三军主任介绍,肿瘤医院在肿瘤治疗方面采用的是多学科综合治疗模式,这种新型的治疗模式从2005年诞生至今,已经有了规范的诊疗流程。比如,五年来我们坚持每周召开多学科的疑难病例讨论会,汇聚各科的精兵强将,整合各学科的优势资源,将多种治疗手段综合运用,并获得了显著的效果。这项治疗模式得到了美国MD安德森肿瘤中心的认可,并在全国处于领先水平。

“尽管各级医院都逐渐建立多学科诊疗团队,但治疗环节不规范的情况还是随处可见。”蔡三军教授说,以II期结直肠癌术后且无淋巴结转移的患者为例,有些医院在患者术后是否需要化疗的问题上,没有根据患者个体的复发风险评估决定辅助治疗方案,导致了部分患者治疗过度,有些则是治疗不足。仍以II期结直肠癌术后是否需要辅助化疗为例,错配修复基因的检测已经成为一项重要的考量因素。据不完全统计,全国仅有20%的医院开展结直肠癌的错配修复基因检测。而在上海肿瘤医院大肠外科,错配修复基因免疫组化检测早已成为一项常规的检查项目。根据临床需要,还可以进一步进行微卫星不稳定的基因检测。对于错配修复基因阴性表达或者微卫星不稳定阳性结果的II期结直肠癌患者,发生复发转移的机会较小,并且很可能无法从辅助化疗中获益,反而增加患者的治疗费用、影响患者生活质量。

来源丨医学界肿瘤频道

作为主办单位,蔡三军教授作了《从外科走向多学科》的学术交流报告。报告中,他介绍了我院自2005年成立多学科综合治疗组以来,所做的相关工作以及取得的进展。他表示,多学科综合治疗,在整合各科优势医疗资源后,取长补短,已经成为提高大肠癌治疗效果的一把“金钥匙”。相比过去,目前国内大多数医院已经逐渐成立了多学科团队,并有意识地开展了相关工作。据统计,在肿瘤医院,受前切除术的直肠癌患者的生存情况,总体5年生存率达75%,其中I期94.3%、II期84.5%、III期62.9%,已达国际水平。另外,肿瘤医院大肠癌放疗能够规范的进行,技术上做到精确定位,大肠癌化疗方案严格参照国际标准,凸显综合治疗的规范性。

接下来,由大肠癌外科李心翔副教授向各位患者和家属介绍了如何进行大肠癌的预防和早期发现。据李心翔医生介绍,相对于美国大肠癌的早期筛查工作,我们还是有很大的一段差距。李心翔医生希望,45岁以上的中年人每年能够进行一次大肠癌早期筛查工作,而那些有家族史的高危人群,则应该在40岁以上进行每年一次的筛查工作,实现“早发现,早诊治”。另外,李心翔医生还建议大家,多吃蔬菜和水果,控制体重,不要嗜烟、嗜酒。来自放射科的孙文洁医生则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向大家作了“直肠癌新辅助放化疗”的报告。她对于2、3期的肿瘤患者提出了“术前化疗”的首选治疗方案。她认为,采用这个治疗方案,有助于减少手术中肿瘤的播撒,又可以保留肛门,能够有效地降低局部复发率。相对于它的劣势,它的优点远远大于其弊端。因此,孙文洁表示,肿瘤治疗并非“一刀了事”,而应该将多种治疗方案进行对比、筛选,最终遴选出一种最适合患者的治疗方案。

据悉,作为在全国最早成立大肠癌多学科综合诊治团队的单位之一,肿瘤医院大肠外科建立了完整的多学科综合诊治体系。由外科、放疗、化疗、影像、内镜、病理等多个领域专家组成的多学科团队,为每一位患者量身定制出既符合诊疗规范又具有个体化特色的治疗方案。也正是基于整个过程的规范化治疗,目前,肿瘤医院大肠外科患者I期5年生存率94.3%、II期84.5%、III期62.9%,均已达国际水平。

4月27日,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外科主办的第九届中国结直肠肿瘤中青年专家学术会议上,首次披露了医院2008年-2016年将近1.7万名大肠癌患者生存率数据。

图片 3

针对患者谈“化“色变的恐惧心理,来自肿瘤内科的李文桦医生则向大家从“化疗禁忌症”、“化疗药物的选择”、“化疗方案的确定”等多方面,用市民喜闻乐见的言语进行了生动的表述。她强调,化疗对人体固然有其一定的不适反应,但是多数患者还是能够接受此类治疗。据统计,在大肠癌的临床诊疗中,采用化疗辅助治疗能够提高患者10%~15%的生存机会,并非社会上流传的“化疗,化疗,越‘化’越糟”。

据统计,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大肠外科诊治患者数每年以17%增长,2018年门诊量超5万人次。2018年,大肠外科完成2488例大肠癌根治性手术,其中腹腔镜手术923例。数据显示,“复旦肿瘤”大肠癌5年生存率71.26%,达到国际先进发达国家水平。

对于未来大肠癌的诊疗发展趋势,蔡三军教授表示,肿瘤的综合治疗是必然的趋势,个体化治疗也是我们临床医生需要共同研究和应用的远期目标。目前,“延长患者生命,提高生存质量”是我们治疗中关注的重点。为此,我们积极探索微创治疗,并于2009年起开展腹腔镜下结直肠癌根治手术,此项微创技术已被证明与常规的开腹手术相比具有同等疗效,但对于病人而言具有痛苦小、术后恢复快等特点。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