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出独有百折不挠把化解好种植业、农村、农民

作者:国际学校

尊敬的何鲁丽副委员长,

在中国近百年的历史风云中,中国农村始终承载着重大的历史使命:推翻旧社会的革命力量在农村兴起壮大,建设新中国的初始动力也由农村提供。 当中国步入改革开放时代,中国农村再一次承担起创造历史、开启时代的使命。1978年12月18日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了全党工作着重点转向经济建设的历史性决策,同时也将实现这一重大调整的突破口选在了农村,从此,坚固的计划经济体制首先在农村破冰。2008年10月9日召开的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的目标任务,为农村发展再一次注入了强大动力。 30年来,“包产到户”、“市场经济”、“乡镇企业”、“农民工”、“取消农业税”、“统筹城乡”、“城乡一体化”等一长串关键词,像一个个壮丽的音符,跳跃在改革发展的宏大乐章之中。解决“三农”问题的探索和实践,成为“中国崛起”最瑰丽动人的篇章。 政策效应集中体现 改革自农村发轫,并以“农村包围城市”之势遍及全国。从此,计划经济的藩篱被政策的利锯一点点地撕开。 回首30年改革历史,我们可以发现,每当关键时刻,农村都会成为焦点和热点。农村的改革,发展了农村,更牵动了大局和全局。30年间,中央下发的关于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文件近百个,其中10个“一号文件”影响最大,作用最显,也让人印象最深刻。进入新时期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六大以后,以胡锦涛同志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全面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提出了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的基本要求,明确了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基本方略,作出了我国总体上已到了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发展阶段的基本判断,制定了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和“多予少取放活”的基本方针,规划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基本任务,提出了统筹城乡发展的战略目标,为解决我国“三农”问题指明了方向,为“三农”事业发展提供了重要理论支持和政策保障。 中央制定的一系列政策保持了连续性、稳定性,适应了新时期农业农村发展的新要求,解决了农民生产生活中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问题。全面取消农业税,使中国农民缴纳“皇粮国税”的历史绵绵延续2600多年后,终告结束。这为我国推行城乡一体化税制扫清了障碍,为城乡统筹发展奠定了基础。在农民欢欣鼓舞的同时,中央每年还加大投入,对农业实行综合直补,对农村基础设施和社会事业建设进行政策和资金倾斜。 我国农村改革发展的经验证明,什么时候,我们的政策符合农民的心愿、贴近农村的实际,农村就会快速发展;什么时候,我们的政策伤害了农民,脱离了农村实际,农村发展就会停滞。政策是农村改革发展的根本。 经济突起亮点突出 人民公社体制被废除以后,农民获得了生产经营自主权,我国农业生产形势迅速改变,随着生产效率的提高,农产品供给状况大大改善,大量劳动力从土地上解放出来。这为乡镇企业的崛起创造了条件。1984年3月1日,中共中央、国务院转发了农牧渔业部《关于开创社队企业新局面的报告》,决定将社队企业改称为乡镇企业,并明确指出乡镇企业是国民经济的一支重要力量。中央关于大力发展乡镇企业的主张,使这些散布于农村中的新兴经济主体登上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历史舞台,从而为计划经济体制下的沉闷局面注入了生机勃勃的市场经济因素。由此,继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变革之后,一场规模更为宏大、意义更为深远的经济体制变革拉开了大幕。到1987年,全国乡镇企业从业人数超过8000万,产值达到4764亿元,第一次超过了农业总产值。到2007年全国乡镇企业就业职工已超过1.5亿人。正是乡镇企业在国家政策鼓励下的普遍兴起,才直接推动了中国经济的市场化改革。 在乡镇企业吸纳了大量剩余劳动力的同时,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从土地上解放出来的农民开始大量进入城市。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催生了中国经济第二个高速增长期。经济的高速增长,产生了对劳动力的巨大需求,一时之间,大城市特别是沿海城市就像海绵吸水一样,迅速吸纳了大量中西部农村剩余劳动力,刚刚诞生没几年的“民工潮”这个词获得了正面意义,并开始成为中国经济的一个关键词。时至今日,农民进城务工人数已经达到了2.1亿。他们不仅对城市的发展居功至伟,也为农村的持续发展贡献了资金、技术和人力。这是“中国制造”的坚实基础,也是“中国速度”的力量源泉。农村和农民,又一次站到了历史舞台的中心。 民生建设成为施政重点 “三农”问题是构建和谐社会的最大难点,解决不好“三农”问题,建设公平正义的社会就失去前提,建设安定有序的社会就没有基础,人与自然和谐相处就缺乏条件。没有农村的全面进步,就不可能有整个社会的全面进步;没有广阔农村的小康,就不可能有全国的全面小康。 毋庸讳言,长期以来,农村社会事业发展滞后,不仅是农村发展的一个“短腿”,也成为制约农村经济发展和整个国家发展的巨大瓶颈。发展以民生为重点的农村社会事业,一直是党和政府念兹在兹的目标。30年来,农村民生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充分体现了改革发展成果由人民共享的执政理念。 义务教育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体系,农村义务教育实现了全面免费。“种田不纳税,上学不缴费”成为近年来广大农民津津乐道的德政善举。当然,城乡义务教育的质量差距仍很大,农村学校的师资力量、教学设施普遍落后于城市。为此,党和政府一方面进一步加大了农村教育的投入,提高农村教师待遇,另一方面也从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高度出发,认真思考城乡教育资源的统一整合问题,进一步打破教育事业的城乡分野。 社会保障是民生之基。党中央高度重视农村社会保障问题,党的十六大提出,有条件的地方要探索建立农村养老、医疗保险和最低生活保障制度。之后党的历次全会都分别对建立社会保障体系问题进行了阐述,并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各地积极推进农村社会保障工作,到2007年年底,全国已有31个省区市的近2000个县不同程度地开展了新型农村养老保险试点工作,有5000多万农民参保,积累保险基金300多亿元,有300多万参保农民领取了养老金。到2007年底,全国31个省区市的所有涉农县都出台了农村低保政策,农村低保人数已达3000多万。 目前农村人口的一半以上已参加了新型合作医疗。今年前三个季度,农村新型合作医疗筹资710亿元,并已支出430亿元,有3.7亿人次受益。新型合作医疗已得到了农民的广泛认同,有效缓解了农民群众的“看病难,看病贵”。 城乡一体化发展新时代开启 进入新时期以来,中央提出把解决“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党的十六大吹响了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军号角,党的十六届四中全会提出了构建和谐社会的奋斗目标,十六届五中全会又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重大历史任务。党的十七大要求建立以工促农、以城带乡长效机制,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强调,坚持改革开放,必须把握农村改革这个重点,在统筹城乡改革上取得重大突破,给农村发展注入新的动力,为整个经济社会发展增添新的活力。可以说,这是继5年前十六届三中全会提出“建立有利于逐步改变城乡二元经济结构的体制”后,首次向全党全社会发出“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总动员。 当前,城乡基础设施差距较大,城乡社会事业发展差距较大,城乡二元结构造成的深层次矛盾突出,农村资源要素持续外流。城乡居民收入比从1978年的2.6∶1,扩大到2007年的3.33∶1,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扩大趋势仍未得到有效遏制。城乡居民消费水平总体上相差10年左右。推动科学发展,构建新型城乡关系,迫切要求加大以工促农、以城带乡力度,在统筹城乡中加快农村经济社会发展,促进公共资源在城乡之间均衡配置、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自由流动,加速形成城镇化和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互促共进机制。着力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是我们党对广大农民作出的庄严承诺,也表明我们党从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和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高度,更加重视解决广大农民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 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提出了破解城乡二元结构的根本措施并作出了具体部署:“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范围,发展农村公共事业,使广大农民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繁荣发展农村文化、大力办好农村教育事业、促进农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健全农村社会保障体系、加强农村基础设施和环境建设……”可以预见,随着一项项措施的陆续出台,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的步伐将不断加快,统筹城乡机制将逐步建立,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的崭新格局将逐渐形成。 30年的农村改革和发展中,党的政策和亿万农民的愿望形影不离,这一事实正是中国改革发展力量源泉所在。30年的改革实践表明,只要举国上下万众一心,中国便能将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中国农村也必将在变革中展现勃发生机和亮丽前景。

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的伟大探索农业部部长孙政才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是指导新形势下农村改革发展的纲领性文件。紧密结合改革开放30年的伟大实践,立足工作实际,认真学习《决定》精神,对于我们牢牢把握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的基本方向,推动农业农村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一、农村改革掀开了中国经济社会发展新篇章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系统回顾了我国农村改革发展的光辉历程,使我们温故而知新。农村改革经历了波澜壮阔的历程。改革首先从调整农村经营体制开始,实行家庭承包经营,废除人民公社体制,农民有了生产经营自主权。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农村改革全面推进,逐步取消农产品统购统销,乡镇企业异军突起,形成了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的局面。90年代,按照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要求,深化农产品流通体制改革,调整经济结构,促进劳动力转移,繁荣和发展了农村市场经济。党的十六大以来,农村改革进入了统筹城乡发展新阶段,实行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现代农业和新农村建设扎实推进。30年的农村改革发展,不仅从根本上改变了我国农业、农村、农民的面貌,而且为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形成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做出了重要贡献。改革给农业农村带来了历史性的变化。改革前,我国农业生产力水平低,农民生活困难,2.5亿人口吃不饱饭。改革充分调动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显着增强,粮食生产不断跃上新台阶。1978—2007年,我国粮食产量由6095亿斤增至10032亿斤,成功地解决了13亿人的吃饭问题;农村经济结构不断优化;农民人均年纯收入由134元增加到4140元,农村贫困人口降至1479万人;农村社会事业不断进步。一个充满活力的社会主义新农村逐步呈现在世人面前。农村改革为国民经济持续快速发展提供了有力支撑。改革推动了农业生产力的发展,不仅满足了人们不断增长的消费需求,而且为工业发展提供了大量原料和资金积累;改革推动了生产要素在城乡间的流动,大量劳动力从农业转向非农产业,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改革推动了外向型经济发展,农副产品进出口贸易稳定增长,乡镇企业出口创汇不断增加,提高了我国农业的国际竞争力。农村改革对建立和完善我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行了创造性探索。农村改革使农民有了自主经营权和个人财产权,促进了农村多种经济成分的快速发展,培育了农产品和其他要素市场,形成了农村新的产权制度,推动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经济制度的建立。农村改革使乡镇企业率先走上了市场经济的道路,对国有、集体经济实行市场化改革发挥了示范作用,为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进行了创造性探索。农村改革为战胜各种困难和风险、保障社会大局稳定奠定了坚实基础。改革中,我们始终重视维护农民民主权利,巩固新时期工农联盟,夯实党在农村的执政基础,实行党组织领导下充满活力的村民自治制度,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为实现经济社会和谐稳定发展创造了有利条件。二、认真汲取农村改革的基本经验《决定》认真总结我国农村改革的历史经验,指出只有坚持把解决好农业、农村、农民问题作为全党工作重中之重,坚持农业基础地位,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坚持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坚持保障农民物质利益和民主权利,才能不断解放和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全面发展。着力解放和发展农村社会生产力。在农村改革发展中,我们党牢牢抓住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这个根本,每年下发的中央农业农村工作文件,特别是改革初期的5个1号文件和十六大以来的5个1号文件,都把推动农业和农村经济发展摆在首位,着力促进农业农村经济科学发展。农村改革的30年,是我国农村生产力获得极大发展的30年,也是农民得到实惠最多的30年。实践证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推进改革,通过改革解放和发展农村生产力,改变了农村的落后面貌,促进了农村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我国农村改革始终在探索中前行,每一步推进、每一个创造,都源于农民的实践。改革之初,对包产到户、包干到户,中央高度重视,放手让农民探索;对乡镇企业的兴起,中央给予了高度评价和有力指导,推动乡镇企业健康发展;对大量农民进城务工,中央于2002年制定“公平对待、合理引导、完善管理、搞好服务”方针,建立平等就业制度,促进了农村劳动力平稳有序转移。正是在农村改革中,我们党始终坚持及时总结推广基层和农民创造的好经验、好做法,农村改革发展才得以顺利推进。稳定和完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是我国农村的基本经营制度,必须长期坚持并不断完善。为稳定农村基本经营制度,1984年中央1号文件,明确土地承包期15年,让农民吃了“定心丸”。1993年中央决定,在15年承包期到期后,再延长30年。党的十七届三中全会进一步指出,现有土地承包关系要保持稳定并长久不变。为赋予农民长期而有保障的土地使用权,1993年将农村基本经营制度载入《宪法》,2002年通过《农村土地承包法》,2007年制定《物权法》,强化了对农民土地承包经营权的保护。并在稳定和完善家庭承包经营的基础上,建立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市场,不断丰富统一经营的内涵。实践证明,以家庭承包经营为基础、统分结合的双层经营体制,是党的农村政策基石,是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符合农业生产特点的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具有广泛的适应性和旺盛的生命力。加快建立健全农业市场体系和政府支持保护制度。农村改革的过程就是发展市场经济的过程。改革一开始,国家减少了农产品统派购任务,给农民更大的农产品购销自主权。1985年中央决定,放开水产品市场和价格。随后,按照“有调有放,调放结合”的原则,除棉花由国家定价,粮、油、生猪等实行“双轨制”价格外,其余大多数农副产品价格全部放开。1999年,我国放开了棉花市场价格。2004年,全面实行粮食流通体制改革,实现粮食购销市场化。目前,除烟叶、蚕茧外,其余农副产品市场已全部放开,农产品市场体系进一步完善。在放开市场的同时,我国注重发挥政府宏观调控作用,弥补市场调节的缺陷与不足,从农业补贴、农产品价格保护、农业生态环境补偿等方面着手,逐步建立起了农业支持保护体系。积极推动城乡经济社会统筹协调发展。统筹工业化、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建设,破除城乡二元结构,破解“三农”难题,不仅要靠进一步放开搞活农村经济,更要靠推进城乡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党的十六大立足全面建设小康社会这个宏伟目标,提出了统筹城乡经济社会发展;党的十六届三中全会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提出了“五个统筹”,把城乡统筹放在首位;党的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党的十七大进一步强调统筹城乡发展;十七届三中全会明确建立促进城乡经济社会一体化制度。正是从经济社会发展全局出发,贯彻统筹城乡发展方略,迈出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历史性步伐,才有力地推动了我国农村经济社会的全面发展。三、深入贯彻十七届三中全会精神,努力实现农村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当前及今后一个发展时期,我们要按照十七届三中全会《决定》要求,把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作为战略任务,把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作为基本方向,把加快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作为根本要求,努力推动农村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坚持“重中之重”的战略思想,切实强化农业这个国民经济的基础。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把中国的事情办好,必须高度重视加强农业基础,解决好粮食问题。这是最迫切的民生问题,关系党和国家工作全局。要坚决守住18亿亩耕地这条红线,努力构建农业稳定发展的长效机制,确保国家粮食安全及主要农产品有效供给。落实科学发展观,要始终坚持以人为本,切实维护农民利益,让农民共享改革发展成果;要始终坚持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建设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农业,实现农村生产、生活、生态协调发展;要始终坚持统筹兼顾,处理好新时期工农、城乡之间,农产品总量平衡、结构平衡与质量安全之间,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增加地方财政收入与提高农民种粮效益之间,居民消费者利益与农民生产者利益之间,立足国内基本供给与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之间的相互关系,促进农村经济实现科学发展。着眼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立足农村改革发展,扎实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要认真遵循“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的要求,协调推进农村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党的建设。经济建设上,坚持把发展现代农业作为新农村建设的首要任务,促进粮食稳定发展、农民持续增收。政治建设上,要大力加强农村民主法制建设,完善村民自治制度,扩大农村基层民主,切实维护农民的合法权益。文化建设上,要实施新农村实用人才培训工程,培养一批有文化、懂技术、会经营的新型农民。社会建设上,要继续加强道路、饮水、能源等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完善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制度,加快建立农村社会保障体系,不断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范围。党的建设上,要继续完善基层党组织设置,加强领导班子建设。立足国情,适应现代农业发展规律,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从人多地少、农业资源紧缺的实际出发,必须加强农业基础建设,着力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效益,增强农业可持续发展能力。从农户规模小、经营分散的实际出发,必须坚持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在稳定土地承包关系并长久不变的前提下,允许农民采取多种形式流转土地承包经营权,发展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从农村生产力水平低的实际出发,必须加快推进农业科技进步,全面提高农业物质装备水平,大力培育新型农民,着力转变农业发展方式。从农业比较效益低的实际出发,必须继续坚持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努力构建支持农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的长效机制。从农产品市场与国际市场融合日益加深的实际出发,必须立足国内生产,扩大农业对外开放,增强农业国际竞争力。从农村地域广、农业发展不平衡的实际出发,必须因地制宜、循序渐进,积极探索建设现代农业的多元模式。坚持城乡统筹发展,构建以工促农、以城带乡长效机制,加快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在新的形势下解决“三农”问题,必须统筹城乡发展,努力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要统筹城乡收入分配,构建促进农民持续增收的长效机制,逐步缩小城乡收入差距。要统筹土地利用和城乡规划,合理安排城镇建设、农田保护、产业聚集、村落分布、生态涵养等空间布局。要统筹城乡产业发展,发挥工业对农业的辐射带动作用。要统筹城乡基础设施建设,把国家基础设施投入的重点转向农村,促进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向农村延伸,不断改善农村人居环境。要统筹城乡劳动就业,建立城乡统一的人力资源市场。要统筹城乡公共服务,扩大公共财政覆盖农村的范围,为城乡居民创造平等的发展环境。实现中国农业的现代化任重而道远,我们要进一步解放思想,坚持改革开放,推动科学发展,促进社会和谐,不断开创农村改革发展新局面。

编者:随着2008年第四季度的来临,中国改革开放也即将完成30年的历程,而中国粮食市场改革从1978年的小岗村“大包干”到现在现代化的粮食批发市场建立发展,也在不断经历着探索和彷徨。在此,我们借对30年历程的回顾与总结,记载我们30年辉煌改革的艰辛,也传诵我们30年改革的勇于创新的时代精神,更表达我们对探索中国粮食安全先辈们的崇高敬意。

各位专家、各位学者,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回首坎坷路,我们仍在路上!

女士们、先生们:

第一部分:九亿农民昂首迈进新时代

大家上午好!一年一度的由中国人民大学主办的中国人文社会科学论坛2006今天开幕!我代表人民大学广大师生员工向莅临本次论坛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表示热烈的欢迎和衷心的感谢!

1978年冬天,安徽凤阳小岗村18位农民悄悄地签订了“包产到户”的“契约”,由此拉开了中国改革开放序幕的一角。发轫于农村的改革,迅速以不可阻挡的磅礴之势推向全国。30年间,神州大地的广袤乡村经历了历史性的变革,9亿农民迈进了富裕文明的新时代。

这一次论坛的主题是“新农村建设与和谐社会”。新世纪以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中国的农业和农村发展问题。党的十六大提出要统筹城乡社会经济发展的方针;2003年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胡锦涛总书记提出,解决“三农”问题是我们党的全部工作的重中之重;十六届五中全会提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历史任务。我们这次论坛的主题确立就是在这样一个社会大背景下提出来的。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是解决“三农”问题,构建和谐社会的重大战略举措,作为学术理论界,研究这样的问题,我认为是一项义务,是一项责任,也是一项作为。

告别贫困向富裕文明迈进

借今天论坛的机会,我想表达这样一个意思,就是要用问题眼光,实事求是地研究中国的“三农”问题。在这方面我是一个外行,因此只能就这个问题谈一些感想,我想谈两点感想。

“实行‘大包干’以前,生产队分的粮食少得可怜,大家经常忍饥挨饿。实行‘大包干’后,我们生活越来越好。现在,半数人家住上楼房,冰箱、彩电、手机已是平常物。”安徽明光市潘村镇钱西村农民企业家钱永言说。

一、要遵循客观规律来进行我们的研究,也就是说我们的研究要体现客观规律的要求。

改革开放之初,我国有2.5亿农民温饱不能保障。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作为中国农民的伟大创举,不仅促成了我国农业增长的“黄金时期”,而且在较短的时间内解决了上亿人的温饱问题,成为人类消除贫困史上的一个奇迹。

在这方面我想提出一个问题,农业可以市场化吗?农业经济能够是市场经济吗?

三十年弹指一挥间,我国农民的衣、食、住、行、用方方面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三农”问题首要的、基本的是农业问题。推进新农村建设首先要求发展生产,新农村建设的目标五句话二十个字,“生产发展、生活宽裕、乡风文明、村容整洁、管理民主”,生产发展处于第一位,是首要目标,也是实现其他目标的基础。

30年前,我国有近半数农村人口喝不到达标的饮用水,这些年来,国家和各级地方政府不断加大财政投入,仅从2001年开始到现在,就解决了近2亿人喝清洁水的问题,到2015年,所有农民的“喝水”问题将得到基本解决。

农村生产的发展首要的是农业生产的发展。什么是农业?什么是农业生产?我想农业生产就是劳动者利用植物、动物、微生物的生命过程,取得人类生存需要的物质资料的一种活动。从这样的定义我们可以看到,农业生产是经济的再生产与自然再生产交织在一起的过程,所以农业生产不仅要受经济规律的支配,而且要受自然规律的支配。在农业生产和农业劳动中存在着马克思所说的“自然的赐予”、“自然力的协助”、“自然的生产力”。因而,农业不可能像工业那样在短时间之内迅速地大规模扩张,农产品的产量往往也会因为不同地区、不同年份的自然条件不同,而有丰产、欠收的区别。正因为如此,农业生产的发展不只是市场规律社会调节的问题,而同时也是一个自然规律自然调节的问题。仅此一点就说明,农业市场化不能实现。

30年前,农民穿着补丁摞补丁的衣服。现在农民腰包渐鼓,不仅穿衣服讲究了,并且有更多的余钱投向住房,如今在农村,砖瓦房比比皆是,小洋楼也不稀罕,一部分农民还在城里买了商品房。30年前,农民向往的“大件”是自行车、缝纫机、手表、收音机“三转一响”,而今,平板电视机、自动洗衣机、电脑等高档消费品进入寻常农家,小汽车也已进入部分富裕农户。

在这方面,我们国家农业自然条件在全世界来看相对来说并不太好,960万平方公里的辽阔疆域,真正宜于农业的平原只占国土面积的八分之一。水是农业的命脉,但是我国水资源十分短缺,而且水资源与耕地资源的匹配也不好:南方有80%的水资源,但只是拥有30%多的耕地;北方只拥有20%的水资源,却拥有近70%的耕地。对于这样一种资源的配置,市场是完全失灵的,所以提出“农业要市场化”本身是值得研究的。

30年前,即使在平原地区的农村也基本都是土路。如今,绝大多数村修了柏油路,通了公交车,田间地头也修了机耕水泥路。截至去年底,农村公路总里程已超过300万公里,乡镇通公路率达98.54%,建制村通公路率达88.15%。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从社会经济角度来看,市场对于缩小城乡差别有没有作用呢?经济市场化、农业市场化,能不能解决城乡差距呢?

10个“一号文件”开启划时代变革

我们知道市场核心要素是资本,资本的天然目的是追逐利润;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基础作用,总是将市场各种资源要素尤其是资本要素,配置到最能实现利润最大化的目标的地方去,这是一个常识。另外一个常识是,相对农村来说,城市有着明显的聚集效应,各种要素在这个地方才能更好地实现自己的利润目标,因此市场总是将更多的资源尤其是资本要素,配置到城市里面去,而不是首先配置到农村。正如马克思所说,城市已经表明了人口、生产工具、资本和需求这样集中的事实,而在乡村则是完全相反的情况:隔绝和分散。所以市场经济发展的过程,是资源包括资本要素、人力资源等等总是迅速地向城市集中的过程,市场经济本身并不能自动地实现城乡统筹发展。城乡平衡协调发展,市场经济不能自动解决这个问题。

改革开放以来,党中央发布了10个指导农业和农村工作的“一号文件”,奏响了推动农业发展、促进农民增收、繁荣农村经济的主旋律。

我们从这样两个角度,一个是从自然规律角度,一个是从社会规律角度,可以证明试图用“农村市场化”、“农业经济市场化”的办法来解决中国“三农”问题,来推进中国新农村建设是行不通的,甚至是事与愿违,因为命题本身的科学性就值得怀疑。

从1982年到1986年,中共中央连续5年发出“一号文件”,对农业和农村改革发展作出战略部署,正式肯定了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本文由金沙手机娱乐网址-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